“妈!”

  方寒深吸两口气,让自己平静下来,刚刚坐下,田玲女士和龙雅馨就进来了。

  田玲女士还生着气呢,不过担心着老方同志,没有多说,走到边上问:“你爸好点了吗?”

  “还算稳定,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!”

  方寒站起身,扶着田玲女士坐下,问:“怎么了,看您脸色不好。”

  “没事。”

  田玲女士摇了摇头,伸手抓住老方同志的手:“希望你爸早点醒来吧。”

  “怎么了?”

  方寒问龙雅馨。

  “刚才在外面遇到了伍开云,田姐有些生气。”

  方寒也大概猜到了,以伍开云爱人想拔了他皮的脾气,遇到田玲女士,估么着也没好话。

  “您别生气,也别和那些人一般见识,我爸会没事的。”方寒安慰着田玲女士。

  “嗯。”

  田玲女士点着头。

  她也看出来了,那些人来头不小,应该不是一般人,对田玲女士来说,受点气倒是小事,只要老方同志能醒来,人没事就是天大的幸运。

  “小寒,他们找你看病,你不去没什么影响吧?”

  田玲女士看着方寒道:“都说医生对待患者要一视同仁,不能把个人感情带到工作中,要对你有影响,你就去吧.......”

  这会儿有龙雅馨陪着,也有方寒在,田玲女士倒也冷静了不少,丈夫不能有事,儿子的工作也重要。

  “田姐,没事的。”

  方寒还没说话,龙雅馨就安慰道:“方寒不是医附院的医生,从法律上讲,方寒在医附院是没有行医资格的,而且方寒已经很长时间没休息了,这种状态也不能去做手术,所以对方寒不会有什么影响的。”

  虽然在医疗体制内,私下里飞刀是很常见的事情,可飞刀这事是上不得台面的,说穿了就是违法的,不被曝光,医生们随便飞刀,一旦被曝光,那就要受处分的。

  医附院胸外科的科主任马银良就是很明显的例子,做飞刀被人家曝光了,后来退了飞刀费不说,还挨了处分。

  飞刀在现行的医疗体制内,其实是无可避免的,在很多时候也确实给患者提供了便利,可说破天,却不能拿到明面上。

  在医附院,方寒不给伍豪杰做手术,那是一丁点影响都没有。

  医生也是人,也有情绪,人们常说的那种情况,哪怕是仇人,医生也要救,那是分情况的,边上没有别的医生,凑巧病危,不救说不过去。

  如果方寒正在急诊科上班,患者送来了,接手之后才知道是谁,这种情况也不好不救,可在医附院,方寒就是患者家属,而且是受害者家属。

  “那就好。”

  田玲女士松了口气:“哪种人死了活该!”

  .......

  手术室,赵士朝主刀,正在给伍豪杰进行手术,冷岑和急诊了的几位医生帮忙。

  脾脏损伤合心脏损伤,这可不是小手术,手术的难度不小,风险不小,强度也不小。

  赵士朝和冷岑也都是一天一夜没怎么休息了,昨晚赵士朝也就睡了半个小时,冷岑几乎没睡,可这会儿他们还是要坚持手术的。

  “止血钳,纱布填充,注意出血量。”

  赵士朝全神贯注,不敢有半点马虎。

  “脾脏损伤不算太严重,之前失血休克主要是耽误的时间太长了!”

  开腹之后,赵士朝查看了情况:“切除一小部分就行。”

  “要说还要感谢方寒。”

  边上急诊科的另一位副主任一边打下手一边道:“这个伍豪杰应该是撞人之后不久就自己出事了,出事的地方车辆不多,又是大晚上的,要不是警方寻找肇事车辆,估么着这家伙要失血致死。”

  “这话别乱说。”

  赵士朝看了对方一眼,真会说话,意思撞人撞对了?

  这位副主任急忙闭嘴,他其实是拍马屁去了,只是语言没有组织好。

  手术室外面,伍开云坐在排椅上,一声不吭,江海岚在伍开云面前走来走去。

  “行了,坐着吧,来回晃悠,晃的我头晕!”伍开云没好气的道。

  “老伍,你说儿子不会有事吧?”江海岚这会儿倒是又担心起来了。

  “放心吧,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  伍开云安慰了一句,然后继续默不吭声。

  站在伍开云和江海岚的角度,他们其实并不认为他们的处理有多么不合适。

  伍开云也是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,能白手起家,创出偌大的产业,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没点本事。

  事实上在江州省的这些企业中,伍开云也是很多人不愿意招惹的。

  江华制药是医药企业,滨江集团是高端酒店和饭店,而盛隆集团则是房地产,房地产这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全职国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前女友黑化日常只为原作者方千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方千金并收藏全职国医最新章节